做主管工作的“专家”——行政干部系列学习(五) —北师大二附中-ag捕鱼平台



北师大二附中官微

二附中校友基金会

|


新闻

做主管工作的“专家”——行政干部系列学习(五)

信息来自: 发生时间:2021-05-19 点击量:

1

做主管工作的“专家”

——行政干部系列学习(五)

本学期我校行政会学习时段干部们以各自主管领域工作为分享内容,结合已有的基础和教育教学改革的方向,分享前沿发展、已有优势、发展方向,从而推动干部整体素质和管理水平的提高。

2021年4月16日,副校长相红英以《对教育的评价与思考》为题,通过对教育评价发展历史的梳理,分析解读教育评价立场的变化,结合对我校教学评价设计的思考进行了专题分享。

相校长指出,《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总体方案》中强调教育评价要坚持科学有效,改进结果评价,强化过程评价,探索增值评价,健全综合评价,充分利用信息技术,提高教育评价的科学性、专业性、客观性……到2035年,基本形成富有时代特征、彰显中国特色、体现世界水平的教育评价体系。普通高中主要评价学生全面发展的培养情况,国家制定普通高中办学质量评价标准,突出实施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开展学生发展指导,优化教学资源配置,有序推进选课走班,规范招生办学行为等。

相校长认为从教育评价发展历史中能够看出教育评价的立场,通过对教育评价发展历史的梳理与阐释,详细解读了不同历史时期教育评价的特征与重点,主要有以下五个发展阶段:第一阶段是“测量”阶段(19世纪中叶—20世纪30年代)。随着评价工具的开发,开始以量化的方法对学生的学习状况进行测量,其特点是结果量化、内容知识化、评价结果化,没有过程性的评价。第二阶段是“描述”阶段(20世纪30年代—50年代),又称为目标中心时期,进行了评价内容的改进,最著名的是以“泰勒原理”为代表,从目标的选择、经验的选择、经验的组织、结果的评价等维度开始对教育测量的片面性进行全面的反思,认为教育评价的内容不仅是知识层面的,还应该包括应用、迁移以及兴趣、情感、态度等非认知领域的内容,标志着教育测量真正开始成为了教育评价。第三阶段是“判断”阶段(20世纪50年代-70年代),也被成为标准研制时期。以布鲁姆的教育目标为基准评价法,强调评价标准的改进,提出了教育目标的分类学,将学校教育目标加以分类、整理、结构化,让在教学之前就已设定好评价标准。第四阶段是“建构”阶段(80年代初-2000年)。强调对评价功能的认识,发挥评价引领性的作用,主张共同协商与过程评价。第五阶段是“反标准化考试”时期(2000年后),是评价内容再优化的过程,强调认知、能力、素养三位一体的评价。

结合以上对教育评价历史的梳理与认识,相校长分享了几点启示与思考:第一,理解教育评价的概念。它是在一定教育价值观的指导下,依据确立的教育目标,通过使用一定的技术和方法,对所实施的教育活动、教育过程和教育结果进行科学判定的过程。评价的目的不是为了进行甄别或排序。评价不等于考试,考试是选才,评价是育才。评价是为了对教育实践进行反思,并加以修正和完善。第二,教育评价视域下的二附的培养目标应当是在人文自主的教育理念指导下,依据三兼优一发展的教育目标,通过细化目标、制定措施,落实到人的方法,对部分教育活动、教育过程和教育结果进行判定。其特点有三:一是前瞻性,与新课改背景下教育目标一致。二是完善性,有目标,有内容,有方式。三是操作性,特别是具备国际视野下的可操作性。第三,我校的教学评价应当以德为先,从学生视角出发,按照教学流程进行评价,重点强调六个方面:一是在评价目标方面,不变的是“以德为先”,变化的是“围绕教学改革”;二是评价维度要考虑教学要素,增加“教学方式适应性”维度;三是评价设计坚持共同建构原则,倡导教师与学生共同参与下的教学评价量表的设计;四是关注评价对象的增值性,注重教师“教”与学生“学”的变化;五是评价时间坚持连续性原则,增加毕业发展追踪等;六是评价方式将一般性评价(数据)与质性评价结合,在定量数据基础上,增加如座谈会、质性描述等内容。

最后,相校长提出了三个问题,启发大家继续深入思考:第一,如何使用教学评价的数据,比如是否与均值比较,如何去做个体的增值性评价。第二,维度设计的目的是什么。 第三,如何依据教学目标、教学素材、教学行为、学习形态、教育评价等重要的教学要素来优化教学评价,使得教学评价更为全面科学。